您的当前位置:衡水市喝刀销售 > 万象 > 正文

郭敬明于正究竟在向什么道歉?

  • 作者:admin    最后更新:2021-01-05 07:42    点击数:
  • \u003cp>\u003cimg alt="" src="/uploads/allimg/210105/0934453430-0.png" data-imagewidth="898" data-imageheight="575" />\u003c/p>\u003cp>郭敬明、于正道歉了。在12月31日,这个2020年的最后一天,他们先后在微博发布了道歉信息,为多年前抄袭庄羽、琼瑶的事情郑重道歉。\u003c/p>\u003cp>这是被法院判决之后,郭敬明、于正首次以个人身份在公众平台,向被抄袭者、行业、公众以及受损的原创环境,进行公开道歉。\u003c/p>\u003cp>郭敬明、于正的道歉动机,引来一些猜测,有网友认为,他们是在“向人民币道歉”——在新作公映或即将播出的当口,以及舆论压力合围的压力下,不道歉很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更大损失。\u003c/p>\u003cp>但不排除有一种可能,道歉是出于个人的自觉,就像郭敬明所说的那样,抄袭行为“它像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,我不敢撕开,更不敢面对”。也像于正说的那样,自己的所作所为,不仅伤害了琼瑶,“也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乱。”\u003c/p>\u003cp>被动地“向人民币道歉”,还是为了获得自己内心安宁、重新开始而自觉道歉。人们希望是后者。因为,只有真诚的、自觉的道歉,才是对当事人与公众的最好交代。出于利益目的的道歉,显然没法令人接受。\u003c/p>\u003cp>郭敬明、于正道歉之后,公众或者说至少部分公众,可能会给他们一个新的机会。但对于乱象丛生的原创环境来说,仅仅有抄袭者自觉的道歉是远远不够的。为抄袭行为道歉,是一个底线,底线必须要遵守,但在底线之上,如何保护原创者的权利,如何净化行业环境,捍卫行业规则,还有许多事情要做。\u003c/p>\u003cp>编剧余飞曾经是抄袭鉴定的专家团队成员,但在进行文本比对拿出专业意见上交法院后,他承受了来自粉丝群体的巨大施压,后来不得不退出抄袭鉴定这一专家行列队伍。\u003c/p>\u003cp>在对抄袭的防范方面,目前还没有足够扎实的措施,比如在对抄袭结果的认定上,还存在着缺乏专业团队,没有统一标准的问题。\u003c/p>\u003cp>虽然有论文大数据比对这一形式,可以通过机器比对,测算出大概的抄袭比例。然而这一做法,并不能完美复制到知识产权保护的更多领域,尤其是对于影视作品、网络文学而言,低级的抄袭一目了然,但像洗稿、融梗等手段更“高级”一些的抄袭,还需要一套比较明晰的标准来进行衡量与判断。这是机器没法实现的事情,要通过法院、法律工作者、知识产权保护专业人士、原创作者代表等,一起来制定一个可供参考的标准。\u003c/p>\u003cp>在对抄袭的惩罚方面,也要强化威慑力与执行力度。比如,不给抄袭者留有过多的选择余地,一旦抄袭行为被判决,就一定要按照判决结果严格执行。\u003c/p>\u003cp>在行业内,不但行业组织与协会,要对抄袭者有“拒入”的约定,其他如资方、平台、渠道等,也应视与抄袭者合作为耻,不给抄袭者以更活跃的空间。\u003c/p>\u003cp>此外,也要警惕舆论当中为抄袭者辩护的成分,不给抄袭找任何理由与借口,让潜在的抄袭者产生真正的顾忌,从而彻底杜绝抄袭念头,老老实实地进行原创。\u003c/p>\u003cp>原创有水平高低,但抄袭绝无对错之辩。只要抄了,就是错了,这应该是一项共识。之所以部分抄袭者,在被发现之后仍然能混得风生水起,根本原因就在于,“抄袭有理”这一荒谬想法的变种,还根深蒂固地存在。\u003c/p>\u003cp>从郭敬明、于正道歉来看,来自各方有形无形的压力,还是起到了足够大的作用。在他们道歉之后,更迫切要做的事情是,进一步扎紧原创保护的缺口与空子,进一步地压缩抄袭者的生存空间。唯有如此,我们的原创环境才能真正地走向清朗。\u003c/p>

    Powered by 衡水市喝刀销售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    2013-2018 版权所有